当前位置: #台州今日头条之窗 > 社会 >
2019 04-22

公益律师佟丽华尽己所能服务社会

Comments 阅读:

  佟丽华,中国公益律师领军人物,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主任。1999年成立我国第一家未成年人专门保护机构,20年来,佟丽华带领的致诚公益团队由为未成年人、农民工和老年人依法维权发展到关注农村留守儿童、刑事法律援助、社会组织发展六大领域,成为全国最大的综合性公益法律服务机构。

  穿过丰台区望园西路一片海棠花海,记者走进一栋小楼,刚进楼门,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传进耳鼓。致诚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正在逐一解答咨询,给电话那头权益受到侵害的求助者送去希望。

  1999年,也是这样一个春回大地的时节,致诚律师事务所主任佟丽华的一个决定,改变了这家律所的发展方向。“当时致诚还在丰台区司法局院内,我们挂了丰台区青少年法律援助工作站的牌子,这是全国第一家由律师创办的未成年人法律援助机构。”佟丽华说。

  匆匆20年过去,致诚已是中国公益组织的品牌,佟丽华也成了中国公益法领域的领军人物。

  一层接待大厅、通向二层的楼道拐角、办公室书架顶端……致诚律师事务所里随处可见“为了正义”4个大字。这是佟丽华为困难人群维权20年的动力。

  “2000年前后,社会上不大谈未成年人保护。”佟丽华回忆说,“当时人们谈得更多的是未成年人犯罪,我希望让人们意识到,未成年人保护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1998年,佟丽华在中国政法大学开通佟律师法律热线,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免费法律咨询。1999年年底,一家旅馆的工作人员拨通热线,反映一对来自广西的姐妹已在他们那儿生活了两个多月,孩子的亲人却始终没有露面,希望得到法律援助。

  撂下电话,佟丽华和同事立即赶往那家旅馆。在一间地下室里,他看到一个11岁、一个7岁的两名小女孩。“我永远忘不了那个7岁小女孩蜷缩在墙角时无助、迷茫的眼神。”佟丽华说。

  这是佟丽华办理的第一起遗弃儿童案件。两姐妹的母亲已经去世,父亲以带她们出国为借口把二人带到北京,而后说自己回家取钱便再无音讯。了解情况后,佟丽华买了3张火车票,让律所一名女律师护送两个女孩回家,可孩子的父亲始终没有出现。佟丽华认为,孩子的父亲已涉嫌遗弃罪,决定为姐妹俩提供法律援助。后经致诚律师努力,在南宁找到了孩子的姑姑,抚养问题得以解决。

  “在最大限度范围内实现正义是我的理想。”20年间,佟丽华经手很多案件,不让老实人受欺负的初心不改。已经和佟丽华共事10年的助理朱琨,并不认为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佟律师是把理想化为现实一直在努力的人。他不会观望,也不会停下来彷徨。”朱琨说。

  对于农民工、未成年人等群体的关注,源自佟丽华年少时的武侠情结。“小时候我爱看武侠小说,尤其喜欢《天龙八部》中的乔峰。”佟丽华说,当下是法治时代,不能拿刀行侠仗义,但扶危济困、匡扶正义的精神永不过时。

  侠客梦之外,佟丽华骨子里更像个文人,以天下为己任,尽己所能为社会做好事。

  “做公益一个人的力量如杯水车薪,众人拾柴才能火焰高。”为了将个人的公益行为推广为行业内的公益行为,佟丽华建议全国律师协会成立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还向全国律师界发起号召。

  如今,20多家省级律协成立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组建了遍布全国的中国律师未成年人保护志愿协作网络;北京以外,30多家农民工法律援助专门机构相继建立,在全国培养了170多名专职公益法律服务人员。

  致诚律师事务所二层走廊的照片墙上有许多青涩的面庞,那是每年从国内外知名法学院校来致诚实习的学生。致诚关于实习生有一套培养模式和严格的管理规定。迄今为止,外国实习生已有上百人。远方寄来的明信片上,写满了感谢和怀念。

  “很多人心中都有公益的种子,问题是怎样点燃、激励他们。来到致诚,不论他干三五个月还是三五年,只要为公益事业作出过贡献,都是值得尊重的人。”聊到公益事业的推广时,佟丽华眼中熠熠生辉。

  “必须有人大力弘扬正义”,是佟丽华对自己的定位。他给司法人员、政府官员、律师、老师和学生做过上百场讲座,接受过几百家(次)媒体访谈。

  近年来,国家陆续就未成年人性侵、监护人侵权、家庭暴力等出台了很多立法和政策,佟丽华参加了绝大多数相关立法、政策的论证工作,很多建议被采纳。

  2019年未成年人保护法将迎来大修。其实,早在2018年3月,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就已经委托佟丽华起草本次修法的专家建议稿。在他提交的建议稿中,校园欺凌、网络保护等社会热点问题都有反映。

  “10多年前的一些问题已经被写到立法、政策里,让更多人感受到法律的力量。”致诚法律咨询办公室负责人于慧说。

  “如果他是个贪图名利的人,致诚不会走到今天。”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最年长的律师于帆说。进入公益领域之前,于帆是资深的商业法律人,曾任职于中国银行北京分行。退休后,于帆一直在致诚做农民工法律服务工作,至今已有10年。

  从未成年人保护到农民工讨薪,业务的拓展源于童年玩伴的求助。佟丽华出生在河北省青龙县一个山村。2003年,两个童年玩伴找到佟丽华,说在天津被欠8000多元工钱,一年多都要不回来。从这个案子开始,致诚开始帮农民工讨薪的工作。

  有朋友劝佟丽华慎重介入这个领域,因为案件量太大,很多农民工案件是群体性案件,处理不好还自找麻烦。

  “但我是最适合做这个事情的,我出身农民,父亲做过农民工,被欠过钱,我理解农民工。农民工领域问题越复杂,越需要我这样的人去推动。”佟丽华说。

  截至2019年4月,致诚办理未成年人、农民工、妇女、残疾人、老年人等免费案件1.3万余件,为农民工挽回经济损失超过两亿元,化解了大量可能激化的社会矛盾。在全国,有超过60万人因佟丽华所推动的免费公益法律服务而直接受益。

  2011年,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和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两家社会组织获得联合国特别咨商地位。说起来走向联合国挺高大上,但其背后却是漫长而艰辛的努力。

  2017年6月14日,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万国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5届大会一般性辩论环节,佟丽华大步走向非政府组织的发言坐席,开始两分钟的发言。佟丽华第一句话就明确:“国际社会对中国正在全面开展的法治改革缺乏基本了解,联合国关于赤贫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所介绍的情况并不准确和客观。”

  在日内瓦期间,除了大会,佟丽华还参加了20多场其他国家和社会组织举办的边会,十几场相关决议的非正式磋商。安排工作人员参加了世界电信联盟国际峰会,拜访了联合国相关社会组织部门负责人和十几家国际组织驻日内瓦代表处。应我国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邀请,佟丽华做了中国当前的法治改革专题讲座。

  边会是一个供各国参会组织在大会之外交流和讨论的场所。每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期间,各国非政府组织举行的边会都在100多场。此次会议期间,致诚代表团申请举办两场边会。首场边会的主题为建设一个免于暴力的世界。

  “如何预防和减少暴力是每个人必须面对的现实挑战,也是联合国人权机制必须要担负的责任。”佟丽华呼吁建设一个免于暴力的世界,他结合联合国相关数据,分析了家庭暴力、战争与地区冲突、、网络暴力等对各国人民造成的威胁和种种暴力现象,介绍了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多年来在维护农民工权利、化解社会矛盾冲突中所做的事情以及对暴力这一人类社会共同面临挑战的关注。这是中国人权发展的最好例证。

  佟丽华希望中国的社会组织可以给联合国带来一些新视角。“我和我的团队还会来这里,但绝不仅仅是参加几次大会,举办几次边会,而是在深化中国和国际社会的交流,应对全球共同面对的问题方面起到引领作用,给世界带来一些新气象。这是中国的社会组织在世界舞台上应该扮演的角色。”佟丽华说。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新知新觉: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下一篇:西甲综合:巴萨2:1胜皇家社会 继续9分优势领跑
  • [社会]西甲综合:巴萨2:1胜皇家
  • [社会]公益律师佟丽华尽己所能
  • [社会]新知新觉:打造共建共治
  • [社会]我市召开推进市域社会治
  • [社会]「全民阅读」聂震宁:人
  • 公益广告